快捷搜索:

在我的心目中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

问:教师和医生这两个不同岗位的人,在你的心目中谁更值得你的敬佩?

图片 1

教师和医生本该都是让人值得尊敬的人,但是需要仁者为之。

如果每位教师以教书育人为首要目的,每位医生以救死扶伤为职业宗旨,那么这个社会将要美好得多。

我小时候的志愿就是能成为一名教师,在我的心目中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而我也在小学的时候遇到一个非常势利眼的班主任,把机会和笑脸都给了家中有权有财的孩子,把苛刻和嫌弃给了像我一样家中贫穷的子女。长大后我才发现,她的种种行为甚至影响了我的个性,让我在某些方面有些自卑。好在后来,我又遇到了不少好老师,对我的学识的增长和心理的建设都给到了不少帮助。

教师很大程度上肩负着孩子心理健康成长的责任,而医生则承担着病人身体康健的愿望,都该是伟大的,也希望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他们能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配得上这个称呼。

不管各行各业都有令人尊敬的楷模,再高尚的职业,都有不遵守道德的人。2003年我老伴患了 脑部肿瘤,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就医,当时接诊的是河南省人民医院脑肿瘤外科郭锁成副主任,从接诊到住院治疗,对待病人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从手术到平时检查病人,都是满脸微笑,非常仔细认真。当时入院的时候我还是有非常多的顾虑,农村人在城市里没有熟人,没出过远门,也不会说话办事儿。手术之前,同科室的病人家属,需不需要送红包,结果那位家属问我是谁接的珍, 我说是郭主任接的诊,结果那位家属就说郭主任从来不收礼,也不会收红包。但是和我老伴儿一天做手术的病人家属,在手手术之前就给医生塞了1000块钱的红包。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点儿忐忑,手术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半,老伴儿的肿瘤切除之后,胫骨化验是良性的,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我自己心里过意不去,想请郭主任吃顿饭,结果被拒绝了。郭主任说农村人看个病不容易,家里有困难,叫我不用费那个心思,他说这一切都是作为医生应该做的。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对郭主任的感激之情令我十分难忘,我是农村人,没见过世面,也不会华丽的语言,但作为老百姓在心里明镜儿似的,咱当面儿不会感谢人。

评论一件事情要从客观去评论,教师人类灵魂工程师教书育人,医生白衣天使救人治病。

从职业角度讲这两类人都应受到社会尊重,因为每家,每个人都离不开和这两个职业打交道,甚至成为朋友。

在八十年代以前这两类人在农村都称为先生,受人尊重。如果老师家访学生家长,父母对老师表示我的孩子如果不学好,麻烦您帮我管教,言下之意不听话就打。

六七十年代我母亲常年害病,总是让我去叫医生,洪二先生几乎是我母亲专用医生,来回二十几里地远,来回大半天,开处方抓药,没收一分钱。

我们老家一里地远另一个村民,机械脱粒机传动带那种,他用脚去踢传动带,悲催的是转进去了一圈,脚粉碎性骨折,去县人民医院给出了锯腿结论。

那个村民在农村一大家人没有一条腿可是不行,因为他是这个家顶樑柱,再说医药费也付不起。公社卫生所有一个外号粉头医生陈盾,他听说后去了他家表示可以一试,没有手术器械,用木工工具消毒治好了他一条腿。我三弟学校跳高折断了腿,用两片竹片固定来回只吃了一碗鸡蛋面条。

可惜他十多年前离开人世,同行给他评价是,他的去世是鄂,豫,皖穷人的损失,短短一句话精天动地。

这十几年中,最突出这两个职业中出现了较大的社会矛盾,一是老师上课不讲课,留给下课补课收补课费。可是补课取消了,学校外面培训学校比厕所还多,我们一个四线城市,昨天通报培训学校就有300多个。

老师打学生骂学生被传到网上被无限放大,毕竟那只是少数人,但是大多数老师还是好老师。特别是山东日照五莲二中杨老师,为了管教两个逃课学生,被处罚后还开除公职,学校,县教体局娘家人屈服无理要求,以牺牲老师代价行为可止。

说实话以前医生收红包现象得到了明显好转,收的医生少了很多。但是医生收取回扣现象比比偕是,因为这是一个潜规则,大家都这样,如果出现一个不收的肯定认为他有病。

正因为这些现象存在,出现了医闹现象,说实话再高明医生也不是百病包治,很多人那么有钱还是死了。出现了医闹严重影响了医护人员生命安全,来了一个零容忍改善了很多。

其实我想给医生说一句公道话,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左右,是政策规定的,除了院长谁也改变不了,打医生不起作用。

这几天教育部说准备把戒尺还给老师,老师说我不敢要,他,她们不想做第二个杨老师,会丢了饭碗。

平心而论,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但是没有良好优秀的知识是不会达到你们的期望。学校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地方,德是首位,一个再优秀学生如果没有德也是一块废柴。

现在的孩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在家在学校受不了半点委屈,特别是有一点能耐的熊家长,为了孩子在学校受了一点责罚,把学校,老师搞得狼狈不堪。

我想学校也是不是也象医生一样实行零容忍,尊师重教是几千年传统是不是可是保障?

我希望医生,老师同样得到社会尊重,有些地方还是需求政策,法规配合,也需要社会的大力支持。

一个国家人民身体健康,学生的读书成长是头等大事,做得不好的应予摈弃,做得好的应予发扬光大。

讲一个真事,很多年前,我去一家“百元裤业”买裤子,这家店的所有裤子都是一百元一条。在那个时期就不算便宜了。

我进入这家店后,发现店里已经有四五个顾客了,听讲话,这帮人都是一起的。

我正在挑选这裤子,并和老板沟通着裤子的质量问题时,那伙人其中一个人走过来问我“你也是老师吗?”我十分愕然,说我不是。然后那人就离开了,随后他们一起都走了。

我十分不解,于是问老板怎么回事,老板笑了,说这帮人都是老师,都是拿着购物卡来的,一张卡一条裤子,都是学生家长送的。

我顿时无语,也明白了很多……

我觉得每个正经职业都应该得到尊重!中国现在很多现象不是简简单单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每个行业都有应该受到我们的尊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每个行业都有他的不足,甚至有些害群之马,但我们不能行为这个原因就否定这个职业。

老师大部分都是好的,我的老师之中大多都是正直的,无私的,我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老师没到冬季感冒的比较多的时候就给我们煮姜汤和,自己出钱出力。我初中的时候有一个老师对我们要求特别严,从来都不打骂,如果有一个学生说脏话,那必须在全班同学面前做检讨。我高中的时候老师牺牲自己的时间给我们补课。但是也有素质差的老师,我初中一个老师爱买彩票,自己的钱花完了跟同学要钱买彩票,吃饭从来都是吃学生的,后来因为调戏女同学被开除。我想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负责任的老师还是占了大部分。

再说说医生,个人觉得大部分的医生都是称职的合格的。特别是大医院的大夫很累,一天门诊看很多病号,重复着很多的话,几乎可以说一天就是不停的说话,有时候跟患者介绍病情,患者请不明白,或者想别的事了没听明白,作为患者来说听不明白就得问,但是换位思考一下,你作为那个大夫可能也会烦,再说也有可能心情不好或者身体不舒服,很多医生都是超负荷工作的,没有加班费,他们为的是什么?医生收红包也只是个例,我说认识的人里只听说过一个收红包的。再说说先付费在治病,任何一个医院对于急诊需要抢救的都会开通绿色通道,先救人,如果这个患者并不是急诊需要抢救的,付费是必须的,医院是公益单位但不是社会救助单位。再说为什么先付费,还不是因为以前治好了病然后人跑了,这样人家看病的医生要自掏腰包。

现在社会对警察老师医生有偏见,一是行业里有害群之马。二是有些媒体自媒体博人眼球,扭曲歪曲事实,片面报道,带坏节奏。三是现在人虽然学历高了,但是有些人素质却越来越低了,人与人治疗没有信任,你说有人做好事他可能不信,你说有人做坏事他就信了。

关于医生和教师在我心目中影响,在中国来说是二条最毒的蛇,医生:比方说(也是一个现实问题)比方说你去医院看病,一个小手术,首先开刀手,麻醉师你不给红包玩死你(本人经历过),现在医生一点点医德都没有了,所以说人送外号白蛇。教师更加不要谈了,孩子去上学首先要和班主任要意思意思,你不和老师意思,对你孩不管不问、学也好不学也罢,老师办补习班谁来管,人送外号眼睛蛇。

大医院的医生没医德,乡下医生好些。本人亲身经历:陪朋友坐了六小时火车去重庆看病,好不容易挂了号,排了半天队去检查,结果医生拿着单子往旁边一甩说,费都不交你来检查哪样嘛。其实哪是不交费嘛,我们两个都不知道大医院的流程,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又没人说过该咋做。结果病没看成就回来了。老师的故事更多不想说,家里有学生的很多都知道

在我小的时侯,教师和医生都是圣洁的,是倍受人们尊敬的人。那时从未听过医闹这个说法,也未见过和医生或教师对抗的人。那时,教师也惩戒学生,或轻或重,没有家长与老师讨理。没有患者殴打医生,更没人凶残杀医。如今,教师和医生被人诟病,不是这行业有问题,是初衷变了!教书育人、治病救人是初衷,当资夲进入这两个行业始,获取最大利益则成为宗旨。性质变了,夲质就变了,它们也去掉了神圣的面纱,在人们心中,他们都不再圣洁,令人害怕。我尊重这两个行业,我更希望它们能回归初衷,成为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的民众之家。

有部份文教卫人士不值得尊重,以前是读书人不为五斗米折腰,但现在是人人眼中都在看孔方兄,你看:反腐倒下一太片,没倒下的不计其数,扫黑除恶又是一大片,我相信倒下的只是冰山一角,医疗腐败是吃回扣,吃医保,过度医疗,教育腐败是补课,是其他文艺、书画等等培训,就是收钱有道,特别是中小学,班主任说你家小孩在哪些方面很有特质,我有一个老师在这方面很有专长,们看家长是否有意向,十有八九会说可以,那就辛苦老师介绍一下,其中道理你懂的。

八十年代以前这是两个真正受人尊敬的职业他们决大多数是真正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和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而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变啦。教师为捞钱课堂上不讲重点回家开二课收费,什么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忘的一干二净。医生就更别说啦为了多捞钱让你多检查多开药吃回扣没钱就停药爱死不死跟我沒关系,那还有一点治病救人的善心叫他们白衣杀手一点不冤。现在这两种职业已不再受人尊重。

早些年教师,医生,确实是人民最受遵重的,那时为人民服务的确在各行各业多有体验,可现在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和意义己不負存在了,不管教师,医生,钱己是他们奋斗的目标,只要能弄到钱,什么招数都可以用上,金钱在当今社会己主导了一切,有钱的越有钱,钱少的越来越苦,公平的天平越来越远,不知何时,也不知何人,才能把这天平扶正,期待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营销策划,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我的心目中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